万源传媒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5|回复: 0

深圳滑坡七日祭:城市管理需在速度与质量间权衡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6-1-8 00:33:52 |阅读模式
自动播放                                 
   
                                                                                                                                                                                                                                                                play                                                深圳滑坡现场为遇难者默哀                                                                               
                                           
            向前            向后        
   
                                                                       
                                                12月26日,参加救援的武警交通三总队官兵为遇难者默哀。       
                                                  12月22日,来自江门消防的战士覃健波和他的两只搜救犬米奇(左)、洛奇(右)在搜救间隙稍作休息。在深圳这段非常时日里,记者看到了种种表情:有悲伤,有欣慰,有焦急,有疲惫……这座年轻的城市,正经历着伤痛的考验。 新华社记者 陈子夏摄       
                  原标题:在悲歌中铭记警示——深圳滑坡事故七日祭
  新华网深圳12月26日电
  相当于50个足球场的面积被倾泻而下的泥土吞没,楼房被毁,生命凋零。
  12月26日,深圳滑坡事故第七天,巨大的泥土堆上,救援人员依然奔忙的身影、工程器械仍不停歇的轰鸣,汇成了一曲悲歌:
  ——伤恸。人们在祭奠这座城市逝去的建设者,沉浸在悲痛之中。
  ——悲壮。尽管奇迹发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救援仍在昼夜继续。
  ——警醒。曾经创造建设奇迹的特区,正在城市欠账、管理漏洞中反思。
  哀鸣的笛声,敲响在每个人心头。国务院调查组已明确这是一起生产安全事故,如何依法依规严肃追责,才能给逝者和历史一个交代?如何吸取教训,才能让悲剧不再重演?
  与时间赛跑的七日
  26日上午11时40分许,事故现场东四作业区,哀乐低吟,洁白菊花铺在暗黄泥土上。
  鸣笛3分钟,久久回荡在深圳阴沉的天空下。
  广东省、深圳市主要负责人和有关领导干部,参加救援的武警、消防官兵、工作人员集体肃立,脱帽,垂首,向事故遇难者默哀。
  熬红的眼眶湿润,伤痛写满每个人的脸。
  时间的指针回拨到12月20日11时40分许。
  深圳市光明新区红坳受纳场渣土堆填体突然滑动,两年间堆起的高102米、体积300多万立方米的泥沙渣土爆发式涌出,顺着山坡冲出一公里多远。
  瞬间,相当于四五层楼高的土层覆盖了38万平方米的宽阔区域,掩埋了附近33栋建筑,一个曾经的工业园区变成巨大的泥土场。
  截至26日,事故已造成7人死亡,75人失联,17人受伤,90家企业受影响。
  突如其来的灾祸,惊呆了市民,深圳笼罩在哀痛之中。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生命驰援行动立即展开。
  深圳光明中队、公明中队和特勤二中队的30名消防人员最早到达现场。
  13时13分,距离滑坡发生不到1个半小时,4名受困人员被救出。
  国家级应急专业力量闻令而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紧急赶来。
  21日凌晨4时30分,陆军第42集团军某工兵团接到抢险救援命令。80名官兵紧急出动,运输车、自卸车等各型车辆13辆,推土机、挖掘机、装载机等工程机械16部,组成第一救援梯队,5时10分出发,7时20分到场。
  凌晨5时,驻扎在千里之外的武警水电一总队先头部队抵达。自接到命令起,他们从广西南宁驻地出发,使用了汽车、高铁、飞机等所有可能的交通方式,长途奔袭了11个小时。
  作为专业应急救援力量,武警交通部队110余名官兵携带30台装备也在现场紧张作业。
  事故发生24小时后,已有近千名武警部队官兵驰援一线。
  到25日,现场已集结了9900多名部队官兵、消防指战员,另有近8000人的社会力量从四面八方赶来。
  从空中俯瞰,一台台挖掘机在现场有序排开,不停取土的机器臂手,挥动的是抢救生命的力量,凝聚着人们的焦急和期盼。
  七天来,搜救队员们争分夺秒,日以继夜。
  生命至上的七日
  直到滑坡41小时后,终于挖出第一具遇难者遗体。
  “这次滑坡是我从业30多年来第一次见到的规模。”中国铁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国楠一语道出了救援的难度。
  滑坡面积大、土层厚,给现场掘进造成极大障碍。武警水电一总队总工程师李虎章说,在他们负责的一块长150米、宽120米的作业区里,“挖了9米还不见底”。
  在土层浓重的气味中,连搜救犬都难以发挥作用。并且,土质粘软,不时渗水,搜救队员站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而旁边巨大土堆高悬头顶,随时有坍塌可能。越往下挖,危险越大。
  困难和危险没有挡住搜救的步伐。
  22日上午10时左右,救援现场东二区。武警水电一总队三支队9中队五班班长王伟的心提了起来:雷达探测仪显示,这里有生命迹象。
  不断下挖,继续探测,生命信号依然较强。
  救援者的信心越来越坚定:这里肯定能救出人来!
  23日凌晨2时46分,距探测到生命信号已过去17小时。
  在水泥楼板上凿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时,救援队员们看到有东西在晃动!
  照明加强了,现场所有灯光都聚焦到这里,同时聚焦的,还有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一只手!
  武警水电部队的战士把手伸进去,紧紧握住这只手。
  6时38分,晨光初露时,19岁的田泽明成为事故现场救出的首位幸存者。
  场外,救治力量也在集结。国家卫计委派出北京天坛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专家和广东省、深圳市医疗单位组成联合专家组,对伤员逐一排查、因人施治,尽力减少伤残。
  七天来,不论遭遇多大险阻,救援从未放弃。
  26日,现场短暂的悼念仪式刚一结束,救援人员又投入了作业。
  哪怕只是一丝希望,仍强大地支撑着救援持续下去。
  释放温情的七日
  30件大衣、一床棉被、两张毯子——这是深圳退休教师刘菁捐赠的。这位老阿姨69岁了,腿脚不便,不能去现场帮忙,只能让学生把衣物送给受灾者。
  “我快70岁了,对人间的悲欢离合和人生无常有自己的理解。灾难发生让人难受,每个人都可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她说。
  面对灾难,在深圳这座“志愿者之城”里,民间爱心行动令人动容。
  参与救援社会力量几乎赶上了官方救援队伍的人数。而现场700多台挖掘机和推土机、250多部大卡车中,绝大部分是自愿义务救援的社会车辆。一听到事故消息,他们迅速集结,不问代价,日以继夜投入作业。
  蓝天救援队、智慧海安全救援服中心、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联合会……150多名民间救援组织的专业志愿者身穿红、蓝制服,在搜救一线与橙色制服的消防队员并肩作战。
  身穿绿色、红色马甲的志愿者在临时安置点为受灾者发放饭食,安排床铺,陪老人、孩子聊天。
  来自20个志愿服务团体的3000多名志愿者在现场开展搜救、安置、抚慰等服务。
  22日,有人发现一对母女坐在马路边,女孩一直垂着头、双拳紧握,妈妈脸上挂满了泪痕。一问,这家7口人中有4人失联。不时有路人上前劝慰,而这对母女一次次痛哭失声。深圳义工联春风援助组心理咨询师叶丽芬忙去拦住:“此时每一次述说,都会对她们造成进一步的心理创伤。”
  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这七天里,以外来人员为主体的深圳,人与人之间打破了陌生与隔阂,抱团取暖。
  来自重庆的打工者向太木的父亲和三个孩子失联。他的老乡们自发组织起来,男人每天陪他“抱着一丝希望”到附近工地搜寻,女人陪着他的妻子谈心。
  “失联的很多人都是外来打工的兄弟姐妹,我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同为打工者的钟晓辉说。
  当政府开设的临时安置点不够用时,微加众创空间青年公寓推迟了开业,把六层楼123个房间全部开放,免费接收了283名受灾群众。而当得知这家公寓只能为100人提供餐食时,附近百姓自发向这里捐助三餐。
  22日,冬至,市民们把热气腾腾的饺子送到安置点。各家的饺子形状不同,里面包的却是同样的爱心。
  涓滴之爱,汇流成河,凝成了一股抗灾的力量。
  警示未来的七日
  25日晚,国务院调查组的判定掷地有声:此次滑坡是一起受纳场渣土堆填体的滑动,不是山体滑坡,不属于自然地质灾害,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随后,在滑坡事故第十次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市长许勤带着市领导班子深鞠一躬,向所有遇难和失联人员家属、受伤人员和其他受灾群众,向全社会道歉。
  “根据事故调查结论和处理意见,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马兴瑞说,“这次事故损失惨重、影响恶劣,教训十分深刻,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对深圳特区形象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灾难总会过去,反思不能停止。
  建市于1979年的深圳,在36年的年轻历史中首次遭遇如此惨重的事故。从一个小渔村跻身国际化大都市,深圳向来以“速度”闻名。而面对这次灾难,城市管理者理应反省:“快”与“好”之间、速度与质量之间、利益与安全之间,应如何把握?
  痛未定,思已起。以人为本改进管理,把百姓安危时刻挂在心间,方能对得起历史,对得起未来,对得起人民。
  今天,遇难者“头七”之日,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记者赵东辉、李柯勇、蔡国兆、叶前、田建川、李建国)
        责任编辑:倪子牮
本文由路麦整理发布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万源地图|隐私条款|免责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权所有 万源传媒网 Copyright © 2012-2015 ( 蜀ICP备12023936号-2 ) |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广告中心:亲,感谢您对万源传媒网的支持!| 监督电话:0818-8842888 13551461444 | 公安备案:51178102000016号| 万源传媒网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