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源传媒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7|回复: 0

八成受访者认为北京积分落户门槛高 希望渺茫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6-1-8 00:36:57 |阅读模式
  原标题:81.6%北京受访者认为北京积分落户门槛高
  本报记者 孙震《中国青年报》(2016年01月04日07版)
  近日,《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在千呼万唤中公示,虽然落户方式变得透明,但一些细则使许多满怀希望的人又陷入失望。有人指出,相较于上海、深圳和广州等其他一线城市,北京引导人口流向和调整城市结构的做法过于谨慎和粗糙。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3003名在北京工作、生活的受访者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9.1%的北京受访者认为按照积分落户政策,自己落户希望渺茫。采访过程中,很多年轻北京受访者提出,中央在京单位无法办北京工作居住证的问题应该尽早解决。
   连续7年在京缴纳社保被认为是最难达标细则
  调查显示,37.0%的北京受访者有明确意愿在北京落户,46.8%的北京受访者没有,还有16.1%的北京受访者表示要看情况。
  在具体调查中,59.1%的北京受访者认为按照积分落户规则,自己不太可能落户,17.8%的北京受访者则觉得并不困难,可以落户,23.0%的北京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2013年,王东吉从长春职业技术学院毕业,来到北京一家民企,从行政、人事开始干起,如今已经步入上升通道。虽然王东吉在公司人事部门,但是他并没有解决户口问题,他告诉记者,公司里面很多人连工作居住证都在排长队等待。
  “毫无疑问,北京户口意味着一系列的福利待遇。”王东吉认为,积分落户政策的好处在于能够让一般人看到一丝希望。“如果到时候会每年公布达标人数和分数线的话,在施政的透明和公平性上,是值得肯定的进步”。但不论是过去和现在,要取得北京户口仍然很难。在他看来,路径清晰不代表容易到达。更主要的,不是所有企业都有申请户口、居住证的权利,尤其是在民营企业这块。如果在这一步上做不到公平,后面很多人就会放弃努力。
  调查显示,81.6%的受访者认为目前公示的北京积分落户政策门槛高。
  具体到积分细则上,25.5%的北京受访者认为“在京连续缴纳社保7年以上”这点最难达到,其次为“住房情况”(14.8%)、“持北京居住证”(13.8%)和“不满45岁”(12.1%)这三点让受访者头痛。
  除此之外,创业能力(7.3%)、纳税能力(6.1%)、专业技术能力(5.0%)、学历水平(4.5%)、符合计生政策(3.6%)、居住时长(2.8%)、无犯罪记录(1.4%)、信用记录(0.8%)等也是北京受访者按照达标从难到易,对其他积分细则作出的排序。
  64.1%北京受访者担心北京工作居住证会更难办
  北京积分落户政策正式出台后,会产生哪些影响呢?调查中,对于“每年公布一次分数线,并需每年重新申请”的做法,45.5%的北京受访者认为可以理解,政府有调控人口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但也有46.8%的北京受访者认为这样会因为缺乏监督而存在寻租空间。还有31.8%的北京受访者评价是“添堵,会让北京越来越难待”。
  由于拿到工作居住证是申请积分落户的前提,64.1%的北京受访者担心,工作居住证作为分阶管控入籍的第一环,会更加难申请。
  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的林书(化名)已经在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工作了3年,“2011年回北京后,北京落户政策突然收紧,本来可以通过走留学人才通道解决北京户口,结果要求留学时间一定要满360天,英国学制也就一年多,加上事假回国,结果就被拒之门外了。从此,留学落户基本上就对不少港澳和英国留学生关上了大门。”林书以管培生的身份进入农业银行,轮岗两年后现在已经是公司业务骨干。
  “事情还没完,户口没希望,办工作居住证总可以了吧,结果更让人意外。”据林书介绍,他根本办不了工作居住证。“很多央企、国企和中央直属机关等,都属于中央在京单位。几经周转,‘首都之窗’上相关部门给了回复,‘根据人事工作管理权限,中央在京单位不在北京市工作居住证办理范围’,也就是说,在这些单位里,没有户口的,连工作居住证都办不了”。
  林书表示,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在北京的太多了。“很多大学生毕业后的首选都是央企、国企或者事业单位,虽然这类单位户口解决的比例高,然而一旦解决不了就是空转的僵局。我一位在华润医药控股下一家企业里工作的学姐、在一个中央党群下属事业单位工作的同学,也得到了工作居住证是‘北京地方性政策’的答复,都是办不了”。
  林书觉得,虽然全国性的工作居住证2016年就开始实施了,但在教育、医疗等核心福利上和地方居住证的差距仍然非常明显,无法代替。“所以,政策虽然多,层层覆盖,但一直有死角,让人觉得绕开了核心问题。”林书希望能够尽快解决他们的困难,“充满后顾之忧必当无法竭尽全力”。
  本次调查的北京受访者中,39.1%的受访者在私营企业工作,16.3%的受访者在外资企业工作,15.1%的受访者在国企或央企工作,14.5%的受访者在事业单位工作,4.0%的受访者是政府公务员。
  2.0%的受访者为博士,9.1%的受访者为硕士,56.9%的受访者为大学本科毕业生,22.4%的受访者为大专毕业生,7.7%的受访者学历为高中,1.9%的受访者学历在初中及以下。
  年龄分布为,25.1%的受访者为90后,51.0%的受访者为80后,17.8%的受访者为70后,6.1%的受访者为60后及以前人群。
  为落户,42.8%北京受访者会按积分规则
  调整未来职业或住所
  54.2%北京受访者会因落户难考虑去其他城市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压力、调整人口结构,并鼓励高新技术人才落户,在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后,北京最近出台了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制定了相对严格的加减分细则。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3003名在北京工作居住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3%的北京受访者觉得积分落户政策让年轻人更难立足。
  调查中,被访对象的户籍状态为,12.1%的北京受访者有户口,27.3%的北京受访者有工作居住证,19.3%的北京受访者有暂住证,还有41.3%的北京受访者什么也没有。
  为了落户,你会按照积分落户规则去调整自己的职业和住所吗?调查显示,42.8%的北京受访者明确表示会,33.6%的北京受访者则表示不会,还有23.6%的北京受访者“不知道”。
  今年35岁的刘陆伟大学本科毕业后,便在一家外资公司做产品,10年过去,虽然工薪待遇不错,但却备感辛苦。他和妻子都是外地人,2014年有了第一个孩子。对刘陆伟来说,孩子的户口和教育是绕不开的心结。
  “我和爱人居住证办得早,但外企每年分配的户口指标就很少,我工作多年,论资排辈也许能拿上户口,但如果按照积分落户政策来走,基本是不太可能。”刘陆伟说他目前的学历和行业并没有太多加分项,“而社保和买房年限这块,只有更长,没有最长,以我的年龄来说,也没有太多优势。而且政府每年都公布一个分数线,让人心里更加没底,等更清晰了可能才好判断”。
  刘陆伟表示,如果到时候很难达标,也没办法在职业和住所上做大的调整。“我不可能在一个行业做了10年,突然去搞别的行业,或者在海淀区住了七八年,又搬到更远的区去。”刘陆伟直言,积分落户在这方面的细则更多是导向性的,建议年轻人结合北京实际选择工作。对已经立足的人来说,回旋余地就小了很多。
  对于众多有志在北京创业、打拼的年轻人来说,积分落户政策可谓关乎未来的方方面面。调查显示,50.3%的北京受访者认为该政策出台让他们觉得在北京更难立足了,21.2%的北京受访者则表示更容易立足了,还有28.4%的北京受访者觉得说不清。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董克用认为,长远来说,在人口与资源的关系上,北京市人口已经超越了环境承受能力。但是,由于北京市的特殊条件、优越的基本公共服务(特别是教育和医疗),造成了越来越多人“只进不出”地单向流动。“一方面是人口‘超控’,另一方面,北京确实需要吸引人才,为了控制这种流量采取了‘积分落户’的政策,可以说,这是治标,而不是治本的办法。所以,也不存在‘更容易还是更难’落户的问题”。
  陈雅婷(化名)在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工作两年后,去了上海。“上海的人才政策,更为友好和宽松,更重要的是,上海的工作居住证是允许子女异地高考的,可谓非常人性化。”她认为,虽然上海和北京两地面对的问题和条件截然不同,人口政策不能硬比,但友好舒适的居住环境是有共通发展规律的。“一个特大城市,应该靠转移优质资源、向周围输血的方式,才能协调中心和周围、人口和地方、政治和经济等各种矛盾,否则,只会把未来逼入死胡同”。
  在陈雅婷看来,北京最吸引年轻人的地方,是文化和创新氛围。“和上海相比,北京的老人儿会给年轻人说话的机会,但是相比较深圳,北京和上海都差一些,深圳是不论资排辈,会给年轻人放手一搏的机会。就创新人才的吸引力来说,深圳可谓一骑绝尘”。
  陈雅婷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的大中城市崛起,希望户籍政策不会成为年轻人发展的障碍。“那些有活力、有特点又不追求‘高大全’的城市一定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也是充满增长潜力的地方,比如现在的杭州等”。
  那么政策出台后,相较以前,受访者会因此考虑去其他城市发展生活吗?调查中,54.2%的北京受访者表示会,23.2%的北京受访者觉得不会,还有22.5%的受访者“不知道”。
  董克用认为,“‘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促进人口合理分布的关键。目前,我国大中小城市之间公共服务水平差距很大,越是大城市,往往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越高。”所以,从国家层面,应该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进行资源的再配置,董克用认为“要将更多的公共资源投向中小城市,约束大城市的公共服务过快增长,这是解决人口过度集中的治本之策”。本报记者 孙震 实习生 马思源
  北京每年会有多少人能通过积分落户?
  2015年5月,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公布的2014年北京市人口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51.6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为818.7万人,常住外来人口占北京常住人口38%。
  在这样的人口结构下,外来人口的落户空间有多大呢?日前公布的北京市“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十三五”期间全市常住人口总量要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也就是说未来5年,北京市还有148.4万人口的发展空间,即每年不多于30万的户籍人口指标投放。
  这样看来,指标不少,落户好像并非难事。
  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这预计30万个指标里,要扣除每年北京户籍自然增长人口。相关统计估计,这部分每年新增不足5万人,考虑到二孩政策,未来每年也不会有高于8万的新增人口,因此,每年面向非京籍人口的新增落户指标为22万。
  其次,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现行的中央、军队和北京市三大系统,通过毕业落户、投靠落户、调干或调工等8条途径,每年审批的户口指标数为10万到11万之间(这其中,大学生毕业落户占比最高,约为3万左右)。如此看来,排除审批落户,未来每年可以通过积分落户来解决户籍问题的指标数量最多为11万,考虑到目前818.7万常住外来人口,不难算出,解决比例最多为1.3%。
  但是,每年30万个指标是未来规划中的上限。在实际的调控过程中,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4年从外籍迁入的户籍的全部人数为198869人,也就是还不到20万人,且常住人口总数还比2013年少增加8.7万人。因此,有理由相信,未来北京市每年的外籍入籍人数,很有可能在20万人左右徘徊,不会更高。
  那么,在这样的现实下,留给积分落户的指标会剩多少呢?比照其他几座一线城市的积分落户实际经验发现,通过积分方式,2013年落户广州的约为6000人,2014年落户上海的不足6000人,2015年达到天津落户标准的为10500人,和三地每年的外来人口数量相比,均为非常有限增长。
  因此,虽然北京市目前还没有公布达标分数和计划人数,但考虑过往实际情况和其他城市经验,再扣除上述自然增长和三大系统的审批落户指标约19万人(这部分指标应该是相对刚性的)后,北京市以后每年靠积分落户的,乐观估计很有可能也不会超过1.5万人。
  据知识型问答社区“知乎”用户“chenqin”分析,依据2014年北京市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粗略地从社保年限、住房情况、学历和工资收入四项硬性指标来计算积分:若指标有5万人,则积分要求46.5分,若指标为1.5万人,则积分要求62分。62分是什么概念呢?大概是一名35岁的硕士,在北京缴纳了10年社保,租了9年房子,买了1年房子,但月收入还没高到平均4万元的水平(平均每年工资、薪金以及劳务报酬的个人所得税纳税额在10万元及以上,加6分——编者注)。
  要疏解人口,或需将优质产业外迁
  当前的政策给“小众”提供了竞争落户的机会
  《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示后,很多人比照细则,都在推测“北京市想留什么样的人?最终会留下哪些人?”可以肯定的是,积分落户政策作为现行落户政策的补充,只是提供了一丝希望,并无实质变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翼看来,要缓解人口与发展的矛盾,还要靠城市转移优质产业到卫星城,带动优质创造力,吸引农民工流动。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北京市的积分落户政策推出以后,落户北京变得更容易还是更困难?
  张翼: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首先看北京市出台这一制度的背景。为完成在2020年将总人口控制在2300万之内、并将城市中心区人口减少15%的目的,这一制度才应运而生。与以前压根儿没有落户机会相比,这次给符合积分要求的人开了一个小窗。但就制度设计而言,这仅仅是一个小窗,让人能够看到一米阳光,但要晒到太阳,还需要艰苦努力,而且不是每个努力的人都有机会达到目的的。
  所以,应该说,落户于北京,或者说落户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对绝大多数流动人口来说,都很困难。
  中国青年报:这样的积分政策会使什么样的人群更容易留在北京?
  张翼:北京市的积分落户政策,肯定对高学历、有投资能力、购买了住房、缴纳较多税收的人更容易。所以,这种积分落户政策是面向“小众”的,给他们竞争落户的机会,不是面向“大众”的。
  一个人即使连续7年缴足社会保险,积分也可能不够。精英才更有机会。对于大专以下的人来说,家里要很有钱,才可能会专门为他的投资添加落户的积分。
  中国青年报:北京市的积分落户政策会对人口流动趋势产生哪些影响?
  张翼: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对现行落户政策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在城镇化会议开过之后,政府的目的是促进户籍人口的城镇化,是农民工的市民化。
  在现行户籍制度不变的情况下,市民化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进城落户——只有落户才会有市民权。居住证制度给出的就业、教育、计划生育服务等权利,其实在暂住证制度实施的时候,也给出过类似的权利。但跨地区流动的农民工基本分布在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和大城市,也基本在东部地区。中小城市和城镇的农民工、或者中西部地区的农民工,大多数是本地农民工或“离土不离乡”的农民工。所以,农民工希望将户口落在公共服务资源供给较好的东部大城市,但户籍主要开放的是小城市和城镇。然而,城镇与小城市的产业空壳化现象比较严重,农民工去那里找不到工作,挣不到钱。这就产生了制度供给与制度需求之间的错配。
  因此,像北京这样超大城市落户政策的严格限制,只是政府本身有计划的目的性行为。市场对农民工的需求却极其旺盛。因此,在小城市和中等城市经济下滑比较严重的情况下,流动人口的流动趋势不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大家都知道,没有人口的移入,房价就不会止跌,经济也不会繁荣。但中小城市目前大多没有优质产业,也就不会有太多好的劳动岗位,没有流动人口买房,短时间内趋势就难以扭转。
  但在劳动力人口缩减的趋势中,超大城市人口的机械增长率与增长量将逐步下滑。现在进行人口限制,很可能在几年之后就会出现人口竞争。中小城市的人口竞争已经开始了。
  中国青年报:没有更好的落户方案了吗?
  张翼:很多人说,积分落户政策更像是一个限制落户的政策。或许北京市制度设计的目的就在于此。面对雾霾天气、面对城市病的发作,北京市希望在人口的“供给”上疏解。但疏解的办法,如果仅仅在限制落户上,则很难奏效。因为北京市的服务业化,仍然需要大量大专以下学历的人口来工作。市场需求牢牢抓住了这些人,市场提供的工资也吸引了这些人,所以,以积分落户限制人口机械增长的目的不可能马上见效。
  中国青年报:北京应该如何缓解人口与发展的矛盾?
  张翼:如果要疏解人口,就需要在“以业控人”上下功夫。北京现在向河北转移的产业,是北京认为低端的产业,希望将劳动密集型企业与农民工一起移出北京。但河北没有一个城市像北京的人口集聚这样能够自发产生市场。所以,可能会搬出企业,但农民工却会继续留在北京。
  我出的主意是:要将优质产业搬迁到我们预期建立的卫星城,以此带动具有生产和创新能力的劳动力一起随优质产业流动,附带吸引低端的配套产业与农民工流动。如果只以低端产业疏解,而仍然牢牢抱住所谓的高端产业,则这样的“以业控人”,只是北京市的“以业控人”,而不是河北省的“以业吸引人”。同样,河北没有优质产业,低端产业的污染就会继续困扰北京,“颠覆性创新”的力量就难以唤起。正因如此,京津冀一体化要通过国务院来做顶层设计才能够达到目的。患得患失的人口疏解,会延缓城市的空间布局机会与发展机会。
        责任编辑:周一清 SN054
本文由路麦整理发布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万源地图|隐私条款|免责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权所有 万源传媒网 Copyright © 2012-2015 ( 蜀ICP备12023936号-2 ) |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广告中心:亲,感谢您对万源传媒网的支持!| 监督电话:0818-8842888 13551461444 | 公安备案:51178102000016号| 万源传媒网 |
返回顶部